长征的胜利究竟蕴藏着怎样的伟力与真谛

2019-11-08 作者:军事科学   |   浏览(131)

本报记者对话军事专家金一南、徐焰——

生死关头的道路抉择

中共党史上最为重要的一步,莫过于兵发长征。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工农红军最深重的苦难与最耀眼的辉煌,皆出自于此。除了对光辉胜利的歌颂、仰视,我们的钦敬,更应该来自对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人洞察先机、举望未来的道路抉择。

是什么让这支队伍一次次从近乎毁灭的打击中转危为安?长征的胜利究竟蕴藏着怎样的伟力与真谛?为此,记者专访了国防大学军事专家金一南、徐焰教授。

“这是历史的选择,这是人民的选择”

记者:现在有一种说法,认为中国共产党人的胜利来自历史的偶然,怎么理解这一观点?

徐焰:向先辈致敬重在客观、求真。长征胜利不是天赐机缘,而是源自于中国共产党人感时忧国的探索真理之路,源自于生死抉择中的引领与追随,源自于革命的正确路线的胜利。它是在抗日救亡成为全民族最紧迫的任务、中国面临民族危亡的情况下发生的,它是在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红军面临严重危机的情况下发生的。那个时候战略转移,就成为一个迫在眉睫的救亡图存的认识,必须得挽救中国革命这支最后的力量。

金一南:中国革命太难投机了,所以才有触目惊心的嬗变和大浪淘沙。说中国共产党人胜利依靠运气和机缘的人,怎么解释30万红军长征到达陕北时已不足3万,却将长征变成了宣言书、宣传队和播种机,实现惊天地泣鬼神的凤凰涅槃?1949年全国解放时,党员人数接近400万,牺牲的党员烈士也将近400万,世界上哪一个政治团体曾经付出过如此沉重的代价?这是中国共产党人执政的资格,是领导社会主义岿然不动的基础。这是历史的选择,这是人民的选择。

“正确的道路和方向,是在很多的曲折和教训中摸索出来的”

记者:提起长征,人们就会想到冲破教条、实事求是的思想勇气。在一次次生死关头,中国共产党是怎样领导红军坚持独立自主、唯实创新的?

徐焰:遵义会议之所以成为中国革命生死攸关的转折点,就在于这是中国共产党独立自主解决自己重大问题的开始。虽然不可能在这一次会议上解决所有问题,但会议前后党的指导思想由教条主义占主导逐渐变为实事求是占主导,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金一南:当年十万红军滞留在荒凉的川西北地区,往哪里去,出路在哪里?正确的道路和方向,是在很多的曲折和教训中摸索出来的。错误路线导致红军被迫长征,而长征促进了中国共产党的政治路线的转变。

徐焰:第五次反“围剿”开始后,博古把军事指挥大权交给了李德,让这个仅有骑兵师参谋长作战经验的外国人,一跃成为指挥中国革命的“太上皇”。建设一支百分之百布尔什维克的党和建立起一支攻击型的、正面作战的红军,这种建设党和军队的模式,完全违背了中国革命的规律。所以,在历史机遇到来时,中国革命再一次选择了毛泽东。

金一南:毛泽东1928年10月写的《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第一条就是,他的最先决的条件就是军阀混战,白色政权之间的战争。毛泽东发现了中国发生革命的这一条件,从最薄弱的环节切进去,引导中国革命走向胜利。毛泽东把中国社会的特性认识透了。再好的理论方略,如果不与国情、实际相结合,就永远是空中楼阁。

“道路决定命运,必须坚定不移走下去”

记者:你们心中的长征是什么?对今后走好新的长征路有哪些启示?

徐焰:长征的胜利不仅是“长征精神”的胜利,更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党中央正确路线先后战胜“左”倾教条主义、右倾机会主义错误路线的胜利,是一切从实际出发、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的革命道路的胜利。中国共产党人通过对历史的深入思考得出结论——道路决定命运,我们必须坚定不移走下去。

金一南:长征不仅是一次人类精神和意志的伟大远征,也是一段中国共产党领导优秀儿女寻求民族复兴的伟大征程。它与我们愈挫愈奋的民族精神一脉相承,已成为引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精神路标。

(《解放军报》2016年10月21日 07版)

图片 1

金一南 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原副主任兼战略研究所所长,战略学博士生导师,全军首届“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获奖者。学术成果曾获 “五个一工程”奖等。

图片 2

徐焰 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军事思想与军队历史学专家,博士研究生导师,国防大学军事历史学科带头人。作品曾获全军科研一等奖、全国图书奖、解放军图书奖。

本文由永利会员登录发布于军事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长征的胜利究竟蕴藏着怎样的伟力与真谛

关键词: 伟力 金一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