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个的画

2019-08-22 作者:永利会员登录   |   浏览(154)

学习笔记《读雪个花鸟画》

八大山人(1626──1705),原名朱耷,又名朱道朗,号良月,八大山人是他晚年的文号。 八大的绘画成就不再多述, 八大对章法有着独特的理解。是空前的,八大有着极佳的笔性和书写感觉,对空间的理解和掌握也远非常人能及。在他的作品中,我们总能产生一种自在自得的愉悦,书写线条的张力,与留白布局绝妙地组合,让人感觉似书似画,在册页及斗方这种形式中,八大的审美经验和创造力得到更直观的体现。 雪个的画有一种雕塑的力度,巧妙布局所产生的空间感,作品朴实凝重,其势逼人。八大的画雄伟、气魄。章法运用上打破了平稳方正的格式,以势取胜是雪个采用比较多的方法。雪个的画,用笔的走向、用墨的韵味、都在章法构成中发挥得淋漓尽致。 读雪个的画,体味章法上的运用 细读雪个的画,水天不分,以势胜,视觉的处理上充分运用了散点透视的特性,描绘对象采用平视,构图采用仰视,如图一,荷叶与花安排在画面顶部,鸟与石则在左下角,形成上仰下俯之势。整幅布局舒展,险耸,从而扩大了视觉空间感,浪漫中感受到中国画特有的形式美。花卉画以得势为要,技得势,虽萦纡高下乃气脉贯通,花得势,虽参差向背,不去常理,叶得势则疏密得当,不失出处,通篇布局,虽一气呵成,乃融而画理,“顾盼有情”在花鸟画中指的是构图上的“呼应”,花与草、鸟与石,字与印,在画面构成中,呼应的情感,使画得以动人的情趣。 雪个的画,构图,造型非常讲究,对立中显气势,倾斜中见呼应,俯仰以达意,藏露表传情,一幅画用疏与密的处理解决紧凑与舒展的关系,(书法字结构讲的密不插针、疏可行船也是同一意思。)画不怕密也不怕疏,怕的是密而板塞,疏而空洞。 八大的画,很常用的手法就是实破空间,在空间分割与连接,八大喜欢保留巨大的空间,运用笔墨牵引,醒目的墨块与线和淡墨的暗示,在空间上造成幻觉,遐想,会意。画面横向构成上常用主体分立两边,构成如两人相角,荷花茎叶,枯木古藤,巨石边线相互交错,用搭桥的方法连接,画面上重下轻,动势惊人,极具视觉冲击力。画面横向构成是交锋,那末画面纵向空间处理就讲究接气。

雪个在画面纵向天地连接,突破自宋以来,天地各分的模式,天地不分,这是大胆新颖的创造。这一“接气”是在二组形体中插入第三组,从而使画面通篇贯穿。“画贵能极”读雪个的画尤感。雪个善用极天、极地、极大、极小、极空、极高、极疏、极密、极动、极静......,对立因素在画面构成,从而使形式感更为强烈。

雪个的画,表面感觉“奇特、狂怪”,细加品读,不难窥见雪个对空间和时间的细微观察,从而充分表现事物的质,形象典型,情意深邃,特别耐看。花鸟画由古代人物,风景画中分化出来。省略和淡化具体背景和环境的描述,从而独立于各画种之中,是一个艺术提炼,夸张,典型化的过程。主体屹立于空间,使传情不受干扰。主体屹立,不依赖任何衬托。描绘鹰,八哥,水鸟、猫,立于大石之巅或树技之梢,或冒出的技叶之上,(花、叶、巨石、枯干也常用屹立的手法)显得轩昂。这正是雪个在构图中常用的手法。 诚然,古代人物画与花鸟画,对背景和环境几经去留,几无定论。而画的意境,取势的需要决定背景环境的需要与否,又是见仁见智了。画出力感,动势是动人的。即使是静物也是不静,花鸟画除了鸟、虫、鱼外,花草木石是相对静的,然花鸟画之所以动人,并不是它的静,而是它的动。所谓“临风承露,带雨迎曦”、“花笑鸟啼”都是描述动人的情景的。至于花向阳绽放,清风动叶也是动态的画面。 雪个的画不仅在形态上,就连构图中的起伏、倾势、递情,都充分表达了运动的勃勃生机。动则极动,静则极静,雪个的画中那上重下轻、上大下小的尖脚石头,有一种流逝的动感。干粗根细的松树老干,独脚而立的小鸟,显出多么不安定,笔直的游鱼,又显出极快的运动速度。枯枝伫立的小鸟又是飞翔后的宁静。动与静的构成是美妙的。雪个用笔讲究运动的韵律,尤如游龙伏虎,生气勃然。令人叹为观止。大处落笔,细心收拾是中国画章法之要,画幅边角有四不出之说,不对出而斜出,取其自然而莫充门神之谈,说的都是要章法严谨,不可潦草。

雪个的画构图的处理手法重边角,或一边一角、或两边一角、或两角三边,有外展延张之势。取形之神以达意,笔简而华滋。画疏淡可透,得清逸之作。然画空亦易薄,浅,俗。雪个的画,实求偏重,欲取其势,纵横如一,形简之空重笔压,形质之薄重墨压,取象之浮重形压,构图之虚重质压。联横,合纵而收放自由是也。画外有画,画中有情,画中之势言画外之象,雪个之画乃珠峰之巅也集中了比较多的时间,把手中现成有关八大的书籍,用了三年多的时间在网络搜集来的八大的资料,书法,画作,理了一遍。

前面所写笔记,是读雪个画作中,从章法认识的断续心得,片言只语,并成文,只是对自身学习的记录而已。雪个画之章法影响后辈颇深,只是如今闻八大之名必言向天之眼,言必与政治相连,试问难不成现代画鸟眼必八大状者,此等君也怀念老佛爷尔。何不读画而知画。画内功夫画外修为,潜心修为方为上尔。 吴昌硕画作“浓艳灼灼云锦鲜”一画学八大,潘天寿“看山志远近,坐久夕阳多,”画中也是学八大心得之作也。

本文由永利会员登录发布于永利会员登录,转载请注明出处:雪个的画

关键词: 澳门永利 花鸟画 学习笔记 读雪个

永利会员登录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