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是中国工笔花鸟画创作时追求的心境

2020-03-01 作者:永利会员登录   |   浏览(135)

当汤元昌一幅幅作品展现在我眼前,宛若品一泓清茗,静谧而悠远。 元昌是我在大学的同窗好友,且在认识他前就已是陈德宏教授的弟子,后在檀东铿教授的导引下选择工笔花鸟。现在又考入北京画院拜当代工笔画大家莫晓松先生门下。名师的点拨指授,使元昌兄起步之始就立志高远,以创作出有情、有景、有趣、有意、又有法的花鸟画世界,并慎思笃行。十几年来他在工笔花鸟画创作领域勤奋探索,又认真研习画史画论,使他从此浸淫于传统花鸟画的研究和创作。从新罗、南田、八大到清藤、白阳,更远溯晋、唐、宋、元绘画。他醉心与中国绘画的博大精深,并从中不断地汲取着滋养。 作为花鸟画家,他清楚地意识到花鸟画有物境,画境,心境三重境界,在物境、画境两方面,宋代工笔花鸟画已至臻至境。现代工笔花鸟画应该着力于心境的表现,工笔花鸟画描绘生动而又自然的景象,其偃仰、曲直均旨在由外而内写景造意,画面虽似自然之姿,然从本质而言,所表达的又是在画家超然悟性下从其自然本色中所求取的一种内在精神。它既是合于自然规律而对于生活的真切感悟。又是个人主观追求中的理想。这合于自然有臻于理想的境界,始是中国工笔花鸟画创作时追求的心境。情因所见而迁移,物触所感而兴遇。一幅优秀的工笔花鸟画同样应精于形象而意味横生。元昌花鸟画的特点表现为:实入虚出,工笔意写。善取开合,融汇变通。体现出文人精神内质,有着“云封天外雨,花想汉前人”的爽朗旷放,如果说画面物象决定着元昌作品的宏观审美,那么物象处理过程中的种种技巧和手段则是构成画面微观审美的要点,元昌对“线”有着近乎执着的迷恋,对于起笔收笔的妥帖到位,以及行笔过程中的停匀稳健,追求着蔚为坦率的节奏感。线条的俯仰、向背、疾徐、疏密、繁简、虚实以及提按、顿挫、刚柔、方圆之间,放任巧思、磨练耐性。 作为花鸟画家,元昌是全能的。无论是勾勒设色还是泼墨写意,抑或没骨写生,无一不涉;无论是巨制还是小品,无一不妙。他笔下的一花一草,一虫一鸟极具意趣,生动之妙。他爱画水仙,亦喜作秋荷,或许就是这种清冷的美,更符合他的气质。他的作品追求清空、恬淡的逸趣,抛却浮华,回归率真。力求自然,宁拙勿巧。故其工笔花鸟画苍劲古雅,耐人寻味。 元昌的生活很简单朴实,读书画画几乎构成了他生活的全部。他不慕名利,不事张扬,惟有绘画,可以说一日不怠。他的勤奋好学也是大家所公认的。在西方文化标准和价值观大肆入侵的时代中,元昌的绘画道路也许相当孤寂,好在画画已成了他的生活方式,守望传统,守住真挚。相信这位年青有为的艺术家凭着自己的不懈努力,一定会达到更高的艺术境界。

卢秋彦 2007年元月30日于畅云

本文由永利会员登录发布于永利会员登录,转载请注明出处:始是中国工笔花鸟画创作时追求的心境

关键词: 花鸟画 守住 真挚

永利会员登录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