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代诸多画荷花的画家中

2020-03-01 作者:永利会员登录   |   浏览(54)

荷花出淤泥而不染,自然就成了画家笔下常见的题材。 在传统绘画里以荷花为主题的丹青名手层出不穷,明代有林良、唐寅、青藤,清代有八大、石涛、李鱓 ,近代有任伯年、虚谷、吴昌硕,现代画荷更多,如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王雪涛等都各有特色。 “江山代有人才出”在当代诸多画荷花的画家中,汤元昌则是一位独具个性的青年画家,他生于福安,毕业于福建师大美术学院,2007年至2008年就读于北京画院莫晓松花鸟画工作室。现为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第六届工笔画大展组委委员、三都澳画院常务副院长兼秘书长,曾荣获“福建省乡村青年文化名人称号、第五届“福建省青年五四奖章”、2009年列为“福建省重点青年画家”。他的《荷塘系列》作品处理得含蓄、朦胧,不即不离,若隐若现,体现出传统诗画所特有的意境,而新颖的构图,使其作品在各级大展中频频获奖:入选第七届全国工笔画大展、“中华情”全国美术作品展、首届“徐悲鸿奖”全国中国画展,获第三届中国当代著名花鸟画家作品展一等奖、第十四届当代中国花鸟画大展精英奖、第五届福建省青年美展二等奖、福建省艺术大展中国画展优秀奖等。 对于《荷塘系列》作品的创作,元昌说似乎冥冥之中一种缘份,他荷月荷日农历六月二十四日生,对荷有说不清、理还乱的钟爱,但也绝非偶然,他断断续续曾用二十余年时间,悉心学习创作,而以“荷”为主题传达自己的心境,学生时代还是走上工作岗位,只要有时间他总爱去荷塘赏荷。荷花、荷叶、荷塘及它们的倒影在夕阳西照之下立即罩上了一层神秘色彩,那种令人陶醉、复杂的色彩迷住了他,让他感受到朱自清《荷塘月色》情景,使他有了一种感动,也有了艺术的灵感。 “满衣金粉露芳华”在元昌笔下,表现最多是秋天的残荷。对此,他释说是他对自然生命的理解。荷花从“小荷才露尖尖角”到“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最后到“翠减红衰愁杀人”是一种生命的循环,而秋天的荷则代表了一种凄美与成熟,在衰贻的同时,还默默孕育着新的生命,有一种只可意会难以言传的情愫在躁动。 元昌认为“荷”是传达他思想的一个媒介,通过“荷”来传达他的艺术意象和所思所感,是“不为画荷,而画荷”也强调主观考虑色彩的协调。在画面的构成上,他更多地汲取了现代平面构成因素,注重点、线、面的合理搭配和虚实,冷暖的对比,更多地趋向现代具象绘画,着力于意的传达。 元昌的荷花和莲叶,在梦的启迪下,其中有着“浦上生缘烟,波底荡红云”的激越。“韵入天边艳,香清锦上纱”的空灵,“ 拂拂红香满镜湖,采莲人静月明孤”的静默。“美人为寿小楼中,镜里荷花朵朵红”的抒情。元昌的《荷塘系列》就是这样多角度,多层次和多向度地表达自己的真切感受。作品的物象,每每与心灵相交融中摇曳生姿。体现出视觉情感的诗意回归,诸如在《藕花情》中的“溪云过雨添山翠,花片粘沙作水香”,在《满衣金粉露华香》中的“萧瑟秋水起薄寒,倚筇孤立暮云残”,在《翠叶凉风》中的“偶结空门此日因,谈无说有我何能”,在《玉洁琼莹总相依》中的“踪迹云霞任舒卷,闲来长得纵情娱”,在《藕香依旧》中的“一春烂漫知多少,疑向花前进酒杯”,所有的这些都堪称亦情、亦景、亦诗、亦画、心会神到,寻味不尽。 在画面处理上他偏爱灰色,喜欢在大面积灰色中笔触、色彩、墨色的重叠、淡化、扩充、流动不息直至产生一种灵幻。奇诡朦胧画面点缀几朵象宝石一样响亮的莲花,令人心驰神往,充满无尽的遐想。在东西方绘画的广泛涉猎中,元昌强化了传统绘画中的“线”,他认为这条“线”,从旧石器时代历经数千年一直贯穿至今,精确而不失流畅,严谨而不失潇洒,这条线作用于他精神上的愉悦是无法言状的,是支撑他整个画面的骨架。 绘画是很辛苦,很寂寞的。但元昌耐得住寂寞,因为少了好些凡俗的应酬与外界的诱惑,但他能静心地画画,除了荷塘系列作品,还有蕨类系列、芭蕉系列、山花野草系列。今后他还将继续涉猎山水、人物,并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期待他给我们带来一个又一个惊喜。

卢秋彦 已丑年夏至于畅云轩

本文由永利会员登录发布于永利会员登录,转载请注明出处:在当代诸多画荷花的画家中

关键词: 澳门永利网站 汤元昌 世界